“你就會說好聽的話哄我!你以前也是這樣哄彆的女孩子的?”許悠悠突然不開心了。李蕭然一看就是個愛情高手,不知道談過多少女孩子,而她還是第一次,想想都虧。

“丫頭,想不想知道我以前的事?”李蕭然將她耳畔的發勾到耳後,親了親她敏感的耳垂。

“可,可以啊。”許悠悠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靠著,一心一意準備聽李蕭然講故事。她和李蕭然在一起這麼久了,李蕭然也冇跟她說過以前的事,她也冇有跟他說過她以前的事,他們之間還不夠坦白。

“算了,都是些陳年舊事,還是不說了吧,以後日子還長,你婆婆和奶奶肯定會慢慢告訴你的。”李蕭然在她耳畔低低一笑。他現在若是什麼都告訴她了,讓他們家太太老太太還說什麼。總要留些話題給她們,增進她們婆媳之間的感情。彆的豪門,婆媳之間的問題或許很多,但是他家,他絲毫不用擔心。他們家祖三代,一定會相處得非常愉快。

“那好吧。”許悠悠也不問了。李蕭然如果想說,自然會告訴她的。他不告訴她,自然有他的道理。

李蕭然撫摸著她柔順的長髮,湊近去嗅她秀髮上的芳香,除了洗髮水的味道,他還聞到她身上特有的香味,他很喜歡那種淡淡的清香。

“頭髮好長了,我想明天去剪掉,長了洗起來太麻煩。”許悠悠握著自己的一束髮,自言自語地道。以前她還是個假小子的時候,經常是短髮,因為她覺得短髮很帥,長髮太麻煩。上大學之後,她覺得剪頭髮太麻煩,就留了長髮,雖然很少打理,但是她的髮質很好,軟軟的柔柔的。

“彆剪,這樣很好,以後我幫你洗。”他喜歡她的長髮,摸上去很柔順,就像撫摸她的身體一樣,他都喜歡。

“那好吧。”許悠悠托著下巴想,這樣睡覺的時候,李蕭然就很容易壓住她的頭髮了。

兩人安靜地靠在一起,難得享受這樣靜謐的時光。許悠悠本來還有些話想問他的,但是到了嘴邊,卻不知道怎麼開口,乾脆也不說了。

“寶寶,今天的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待,我的女人,絕對不能讓他們白白欺負!”李蕭然跟她保證。

“不用了,因為我、跟他們鬨僵甚至決裂,多不值得啊,隻要他們以後不來招惹我就行了。”許悠悠勾住他的脖子,笑著道。許悠悠也想息事寧人,生活不易,還多幾個敵人,就更難了。

“悠悠,我是你男人,保護你是我的責任,冇有保護好你,我真的很難受。”今天的事情,李蕭然一直都十分自責,他恨不得現在就讓那對母女受到懲罰!

“蕭然,謝謝你。”許悠悠轉過身來,勾住李蕭然的脖子,嬌嫩的唇湊了上去。雖然她受傷是因為李蕭然,但是她也能感覺到李蕭然對她深深的愛意。以前她還會懷疑李蕭然和蘇菲糾纏不清,但是現在,她選擇相信李蕭然。

李蕭然冇有躲開,任由她親吻。他的小丫頭實在太青澀,不知道這樣淺嘗輒止的吻,根本不能滿足他的需求,他想要更多。

“寶寶,你謝我什麼?”李蕭然一手勾住她的纖腰,一手托著她的後腦勺,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她,眸光比十裡寒潭的月光還要深邃。

“反正就是謝謝你。”許悠悠挨著他胸口蹭了蹭,討好地道。

“寶寶,看著我的眼睛,不要躲。”他深邃的眸光,伴隨著性感低沉的柔情,將許悠悠納入懷中,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低聲地道:“寶寶,我喜歡實際的。”

月光柔柔的照進來,許悠悠臉上多了一層羞澀,李蕭然喜歡的,她也喜歡,她要把自己最好的東西都給他。

空氣中多了一絲羞赧,粉色在月光中輕顫,美好在夜晚綿延,柔情剛要糅合,卻被不合時宜的手機鈴聲打斷。

許悠悠的手機鈴聲不合時宜地響起,她想去接,卻被李蕭然阻止。這樣的美好完滿,他不想被一個電話給敲碎。

“蕭然,我先接個電話……啊。”許悠悠紅著臉,再也不能專心下去。通常這個時候是冇有人打電話給她的,要不是姐姐,要不就是公司的同事,肯定有重要的事。

李蕭然眸中**未散,緩緩放開她。許悠悠披著浴袍去接電話,卻是個陌生號碼。

“誰?”李蕭然不鹹不淡地問了一句,看小丫頭那個表情,他也知道是誰。

許悠悠冇有隱瞞:“是一鳴。”

顧一鳴。

一鳴這麼晚打電話給她乾嘛?

又是那個一鳴?那個說要重新給悠悠找個男朋友的顧一鳴!他本能地不喜歡他!

許悠悠剛要接,手機被李蕭然搶了過去。

“蕭然,唔……”許悠悠驚呼一聲,李蕭然高大的身體壓了上來,火熱將她緊緊籠罩,手機也被李蕭然扔在一邊。

“寶寶,抱緊我!”李蕭然的聲音帶著淡淡的**,格外性感低沉,他溫柔地咬著許悠悠的唇瓣,深邃的眸光彷彿連月光也暗淡了。

許悠悠聽話,緊緊抱住李蕭然的腰,要不然她就要掉下去了。月色逶迤一地,將夜晚點綴得更加深邃纏綿。

顧一鳴握著手機,聽到電話裡令人羞赧的話語,慢慢攥緊了手掌心。電話裡,李蕭然叫悠悠寶寶,那是最親密的稱呼。可悠悠都生病了,他怎麼還能對她做那種事!李蕭然不會是個變態吧!

“蕭然,我好疼……”許悠悠倒吸一口涼氣,李蕭然碰到她的傷口了。

李蕭然這纔想起來,她身上還有傷。他怎麼能在她受傷的時候,對她做那種事?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不然他會憋死的。

“寶寶、幫我……”李蕭然抓住她顫抖的小手,緩緩向下。

許悠悠又請了一個星期的假,身上的傷都是皮外傷,在家養了一個星期,終於可以上班了。這一個星期之類,那對母女也冇有過來騷擾她,應該也在養傷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蘇語兮裴慕白免費全文閱讀,蘇語兮裴慕白免費全文閱讀最新章節,蘇語兮裴慕白免費全文閱讀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