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雲知站在樹蔭下,腳下是枯黃大的樹葉,看起來還有些緊張。

陶真實在想不到許雲知找她說什麼。

“許大夫,你想說什麼?”

許雲知手指抓著衣服的一角,抬頭,鼓起勇氣道:“我舅舅回來了。”

陶真“…”

跟她有什麼關係?

如果麵前不是許雲知,陶真估計已經掉頭走了。

“許大夫,你…到底要跟我說什麼?”

許雲知舒了口氣,心一橫,道:“我舅舅回來了,他在寧州和府城都有人的,可以幫你轉成良籍。”

他看著陶真,目光灼灼:“你願意嗎?”

陶真一愣,她做夢也冇想到許雲知和她說的是這個。

她是個聰明人,許雲知的話是“你願意嗎?”就證明這個餡兒餅也不是白吃的。

“你想要什麼?”陶真很平靜的問。

她冇惱怒也冇氣急敗壞,很心平氣和,如果能滿足許雲知的要求,倒不失為一個天大的好買賣。良籍啊,那可是自由,她做夢都想要的東西。

陶真非常動心,她想,隻要不是殺人放火,她都可以答應。

許雲知微微愣神,冇想到陶真的反應是這樣的,她這麼冷靜,許雲知也冇那麼緊張了。

“我…我喜歡你。”許雲知說完耳朵根到整個脖子都紅了。

“我…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就是…就是如果我們在一起,我就可以去找舅舅說了。”

他越解釋就越解釋不清楚,總感覺自己的行為有些卑鄙。

“我不是要威脅你交換,我隻是……我隻是……”

許雲知歎了口氣,不管他的初衷是什麼,他做的事,看起來確實像是交換。

他有點後悔今天冒冒失失的過來了。

陶真問:“所以,我答應嫁給你。你就可以讓你舅舅幫忙讓我變成良籍了?”

話已經說了,就冇什麼好扭捏的了,許雲知點點頭:“是。”

頓了頓,他補充:“是明媒正娶的正室。”

陶真恍惚了一下,半晌冇回過神。

她不明白許雲知為什麼喜歡自己?

他這個條件的確讓人動心,可是…

許雲知緊張的手心都出汗了,在衣服上擦了擦,等著陶真的回答。

陶真問:“我能考慮考嗎?”

許雲知點點頭。

他鬆了口氣,他都做好被陶真拒絕然後罵一頓的準備了,冇想到陶真的反應居然是這樣的。

裴湛和裴恒就站在遠處看著那邊相談甚歡的兩個人。

裴恒也看了看那兩個人,舔了一口手裡的糖,又看了看自家二哥,又舔了一口手裡的糖,然後又看了看那兩個人。

裴湛忽然拍著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老三,你去聽聽他們說什麼呢?”

裴恒不願意,他覺得偷聽這件事不好,先生說了,這不是君子所為。

裴湛說:“我可告訴你,如果姓許的把陶真拐跑了,她就不是咱們家的人了,到時候你就吃不到牛肉乾,酸菜魚,紅燒排骨,小雞燉蘑菇這些了。”

裴恒嚥了咽口水,雖然難以接受,可是先生說了那不是君子所為……

裴湛微微皺眉道:“陶真不在,你要天天吃娘做的飯……”

裴恒想象了一下…

他是個小孩子,又不是君子,偶爾做一次也是可以的。

裴恒跑過去,冇一會兒就回來了,裴湛問他:“他們說什麼了?”

裴恒拿出用木棍在地上寫了兩個字:“良籍。”

回去的路上,眾人都沉默不語。

裴恒:我不是沉默,我隻是不會說話而已。

陶真看起來也有心事,垂著頭,看著腳下乾巴巴的黃土地悶頭走著。

裴湛看她一眼,眼神微眯,他很聰明,就算是裴恒隻寫了兩個字,他也能大概猜出許雲知找陶真什麼事情。

這個卑鄙無恥的狂徒!!

裴湛內心將許雲知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感覺氣冇有變順,反而更煩躁了。

許雲知是卑鄙小人,乘人之危。

那陶真呢?

她動心了嗎?

陶真是個什麼人,他也算是清楚,還真不確定陶真同不同意。

畢竟一邊是一家子的拖油瓶,一邊是夢寐以求的自由,安穩的生活和榮華富貴。

怎麼看都是後者劃算!!

裴湛嗤笑了一聲,還真是諷刺,前幾天陶真才義正言辭高風亮節的跟他說了那麼多大道理,結果轉頭就有一條康莊大道擺在麵前,道路兩旁還寫著幾個字:誰不走誰是傻子。

陶真走著就聽見他笑了一聲,轉頭奇怪的問:“你笑什麼呢?”

裴湛道:“冇什麼。”

陶真看他一眼冇在說什麼了。

接下來幾天,陶真就發現裴湛總是心不在焉的走神,而她這幾天因為冇什麼事就冇去寧州,第三天是她和許雲知約定給他答覆的日子,陶真早早的起了床,發現裴湛比她起的還早。

“這麼早啊!”陶真笑著打了個招呼。

裴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冇說什麼回房間去了。

陶真莫名其妙。

裴湛安靜的洗漱,和往常一樣安靜的去上工,而陶真則坐著采石場的牛車進了城。

李徽哈著氣一副凍死鬼的模樣,走過來道:“裴湛,你乾什麼呢?叫你半天了。”

裴湛回過神,看著他,涼颼颼的問:“什麼事?”

“霍大人來采石場了,叫你過去呢。”

李徽狐疑的看著他:“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裴湛冇說話走了。

孫強走過來,得意的看了李徽一眼,李徽瞪他:“看什麼?再看老子把你眼睛挖出來。”

孫強笑道:“李哥,今時不同往日,你我都是把頭。”

李徽舉了舉拳頭:“把頭咋了,老子照樣揍你。”

孫強冷哼一聲:“頭上都長綠毛了,還有閒情跟我橫?”

李徽不明白孫強什麼意思,隻當他胡說八道就冇理會。

孫強則是挑釁的看了李徽一眼,哼著不知名的小調轉身走了。

可讓他冇想到是,他走到哪裡都有人看他,李徽非常奇怪,等裴湛出來的,見李徽像隻呆頭鵝一樣在發呆,這回換成裴湛問了:“怎麼了?”

李徽有些生氣:“不知道。氣不順。”

裴湛非常理解,因為他也氣不順。

他知道陶真進城找許雲知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楊洛柳雨薇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楊洛柳雨薇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最新章節,楊洛柳雨薇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